•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联系我们

俗人张三

时间:2019/11/17 15:26:11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   阅读:8   评论:0
内容摘要:当我写下“张三”这个姓名时,我在纠结,我是应该写他以前的姓名好呢还是写他现在的姓名好呢?,最终我还是写下了他现在的姓名“张三”,没有写他以前的姓名“张鑫”。我有时候觉得我的神经也有点问题,也就是说我精神有点问题,如果我的精神没有问题,我为什么要纠结写张三现在的姓名还是写他以前的姓...

当我写下“张三”这个姓名时,我在纠结,我是应该写他以前的姓名好呢照样写他现在的姓名好呢?,最终我照样写下了他现在的姓名“张三”,没有写他以前的姓名“张鑫”。

我有时刻认为我的神经也有点问题,也就是说我精神有点问题,假如我的精神没有问题,我为什么要纠结写张三现在的姓名照样写他以前的姓名呢?随便写好了,反正写他哪一个姓名对于不熟悉他的人来说,也就是片子电视剧中的路人甲路人乙而已,写什么姓什么名都是无所谓的,没有人会关心这个。

这个姓名叫“张三” 的人,其实他也没有什么可写的,他就是我的一个通俗的邻居罢了。我之所以要写他,一是因为他认为他是我的同伙,既然他这样想了,我对他总要有所“回报”,我就勉为其难地成为了他的同伙。二是因为我在单位里也是闲得没有事做,为了打发时间,我才写下了这个故事。不过,说真话,我现在已经认为,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是一个很值得交的同伙。

在很多年前,我还在读小学,我和张三是同班同学。我那时刻是看不起张三的,因为我认为我和他有差距:我家比他家有钱,我父亲母亲都是镇上工厂里的工人,父母每个月都有工资发,我能有零用的钱,而张三他家的父母都是农民,他在黉舍里没有零用的钱。每一次我在黉舍里买零食吃时,他都邑向我讨要,我的心坎其实是不想给他吃的,可就因为他是我的邻居,我要天天和他一路玩,我又不好意思一点都不不给他,也就勉强给他一点点;我看不起他还有一个原因,那是我最自得的地方:我的进修成就比他好,他经常被师长教师体罚,而我经常被师长教师表扬。

那时刻,我认为,我和他就是两个层次的人,我比他高尚,我不应该和他一路玩,我应该找一个和我家庭经济差不多,进修成就也差不多的人一路玩,这样我们才有合营说话,玩得才能高兴。可我找遍了全部黉舍都没有找到一个能和我一路玩的人。有几个家庭经济和我家差不多的人,他们的父母也都是镇上工厂里的工人,他们的进修成就也和我差不多。可他们不是因为和我不是一个班级,不是一个年级的,就是因为他们家离我家远,不具备一路玩的前提。当然了,也有个别看不上我的,不愿意和我这种人一路玩的。我找来找去照样没有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一路玩的对象,如斯,我不得不持续和张三一路玩,一向玩到小学卒业。虽然我和他天天在一路玩,可我心坎真的照样看不起他的,我认为他就不敷格和我这样优秀的人一路玩。

很多年后,我大学已经卒业了,我有了工作,有了女同伙。我带着我女同伙回老家过年,当我看到张三的时刻,他也看到了我。他会很热情地召唤我,让我到他家去玩。可我是不愿意到他家去玩的,因为他家里很脏,一贫如洗,什么也没有。因为他家没有钱,他当然也就没有女同伙了,没有人愿意嫁给他,也就更谈不上娶亲生子了。

张三就读了个小学卒业就不再读书了,因为他的成就差,他家里又穷,他的父母看他也不是一块读书的料,也就不让他再读下去了,就让他跟着他们一路种地。

张三小学卒业后,他认为他的姓名“张鑫”笔画太多,写起姓名来麻烦,他想改了他的姓名。他头脑一热就跑到了派出所,他问了户籍民警,问他可弗成以改他的姓名。民警告诉他说,姓名是可以改的,但他一小我来是不可的,要他带着他的父母一路来才可以改姓名,或者就是要等到他长到十八岁后才可以零丁到派出所修改他的姓名。

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张三长到了十八岁后,他真的到派出所把他的姓名给改了,他把“张鑫”改成了“张三”。假如不是他的姓弗成以修改,他连他的姓都修改成好写的字了。他昔时也哭着闹着要他父母带他去派出所修改姓名的,可他的父母不肯,还打了他一顿。他要修改姓名的计划在昔时就没有能实现。他之所以要修改他的姓名是因为他认为他家穷,他又不是富人,姓名上要那么多金做什么?还有,他认为,我的姓名“卫生”好写,家里又比他家充裕,这都与姓名有关系。我在黉舍里经常能有零用的钱,他很爱慕我,所以他认为他改了姓名,从此他家就能走好运了,就有钱了,他的头脑也就能变聪清楚明了,一切都邑变好起来的。

几年前,我还在大学里读大四,我的父亲因为家里有事打电话给我时,父亲顺便告诉我说,张三的父母在那一年里都死了,死于疾病。张三把家里能卖的器械都卖了,就剩下了三间空房子,可卖器械的这些钱也没有能留住他父母中的一个,还因为他父母的病,他欠下了他亲戚很多的钱。人人都说,也不知道他要到何年何月才能把这些钱还给他的亲戚呢。父亲告诉我说,他也借了一千多元给张三,还有不少的邻居都借钱给张三了。父亲说,他也不想让张三还他这个钱了,他就当做了一次好事。

去年,听父亲告诉我说,张三把欠我家的钱都还给我家了,父亲说不要他还的,可他照样还了。我还听父亲说,邻居借给他家的钱,张三也都还了,就差他亲戚的钱没有还了。父亲说他出去打了一年的工就还了这么多的钱,还从外埠带回来一台旧电脑。

让我最为意外,最为惊奇的倒不是张三把欠别人的钱慢慢地还了,他的人品怎么样,而是去年事尾我回家过年碰到他时,他告诉我说,他现在变得比以前聪清楚明了,他现在都邑写作了,他还学会了写长篇小说。他还告诉我说,他修改他的姓名不仅仅是因为他迷信姓名越简单他就会越聪明,他家里就会越充裕的原因,而是他要修改姓名的真正原因是,他那时刻认为他的姓名笔画多,难写,他能少写几笔就尽量少写几笔,他怕写字。

张三就读了一个小学卒业,他的进修成就还那么差,他那么怕写字的一小我,现在却学会写作了,这不得不让我认为诧异,这的确就是天方夜谭!怎么可能的事呢?因为我不信任他说的话的缘故,他把他写的作品非要让我看,我看了之后,我又不得不信任他真的学会了写作,而且写得还不是一般的好,他发在网上的小说、诗歌、散文、杂文都很受读者迎接,点击量很高。

可让我为难的是,张三让我帮他想想办法,帮帮他的忙。他说,他怎么样才能把他的作品揭橥在全国各大报刊杂志上去?怎么样才能出书?怎么样才能让他出名?他的连续串的问题,我真的被他难住了。我对他说:你要想出名,想让你的作品揭橥在全国各大报刊杂志上,你就请编辑吃吃饭,喝喝酒,不要稿费,甚至再拿出点钱来送礼,这样你不就能揭橥你的作品了嘛!我还对他说,你最好是成为作家协会的成员,假如他们不让你参加,你就送点礼给作协主席,再拉两个作家帮你推荐一下,大不了请他们到饭铺里吃上一两顿饭罢了。可张三听了我的话把我丑骂了一顿,骂得我是脸红耳赤。

张三对我说,不要说他现在没有钱,就是他哪一天有钱了,他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事。他说他现在可是个文人,他是有文人的骨气的,他怎么能那样去做呢?那样做不就丢了文人的脸面了吗?他还告诉我说,一年前,他在一个文学网站上看到一个作家显摆他出的几本书,他看了后很是生气,认为那个作家丢了文人的脸,都是他自己掏钱出的书,这样出的书有什么好显摆的?他还告诉我说,他虽然现在在文坛上什么身份、什么头衔都没有,他说他会有的。他说他也想过,他要弄一个什么作家协会会员的身份、头衔。可那狗屁作家协会会员的头衔也不好弄。他说,人家那狗屁作协有规定,参加作协的作家必须出过几本书或在全国各大报刊杂志上揭橥过一定命量的作品,不然什么都免谈。他说,看上去作协的这些规定冠冕堂皇的,其实就是个狗屁规定。他说,有很大一部分出了书的狗屁作家,他们的书都没有人看,写了也是白写,写了有人看有人爱好那才算是好书。

我在他家即将要离开的时刻,他送我到他家门口时,他最后叹了一口气说:哎!看来照样要向潜规则垂头,自己出钱去出几本书,只有这样才能混进作家协会,才能和那些俗人混成一片,才能有他想要获得的利益。

我听了张三最后的话,我是又要生气又要发笑。他明明就是一个俗人,他还要装清高,这不是很累吗?他又想获得他想的利益,又不愿意和他认为的“俗人”打成一片,他怎么去完成他的心愿? 我离开他家到了我自己的家里后,我想,他或许就是因为他现在没有钱出书才装清高的,他这就是虚伪,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罢了。假如等他哪一天有钱出书了,或许他也和那些出书的作家一样,他自己掏钱出书,这样他也就和那些作家一样能显摆显摆了,用现在的风行语来说,他也会和那些他现在看不起的人一样“装逼”的。

我说我现在认为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也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是一个很值得交的同伙是因为有一两件事让我对他改变了对他的刻板印象。我以前真的是看不起张三的,我也不愿意到他家去玩,我认为他家里很脏,他家里的气味很难闻。可我就因为这两件事,我和他真的成了同伙。不过,我虽然和他成了同伙,我照样不愿到他家去玩,只让他到我家和我一路玩。

今年春节过后,就到我要上班的前几天,世界了一场很大的雪,大雪封住了我去向我们镇上的公路。我要到了县城后才能乘坐长途车到我的单位。 单位有要紧的合同要我去完成,假如耽搁了,我就会给单位造成很大的损失。

因为雪下了一向一向,雪下了三天后好不轻易才停了下来。不要说要到镇上去乘车到县里了,就是到镇上都是弗成能的事,因为我和我女同伙两小我有很多的行李要带,单单家里给我们的土特产就已经装了一大包了,还有换洗的衣服、鞋子两大包。年前回来时,我把我和我女同伙很多的衣服鞋子都带回来了,假如不带以前,到了单位后就要买新的,这可不是一小笔钱。

我想,假如我到了镇上,镇上到县城的路或许有人已经把雪扫了,车子也可以通行了,我们就可以顺利地按时到达单位了,我也不会给单位造成很大的损失了。

我们岁尾回来时,是父亲开着我叔叔的三轮摩托车把我们从镇上拉回到家的。现在那么大的雪,雪大约有半米还深一点, 三轮摩托车是没有办法再开了。我们要带着那么多了器械,怎么也到不了镇上的车站。正当我和我的女同伙以及我的家里人心急如焚时,张三出现在了我的家里。他说,雪下的这么大,卫生什么时间去单位上班?今年卫生可能要在家里耽搁几天了。

我听了他的话没有认为他是替我和我女同伙担心,我只认为他是在幸灾乐祸。我虽然没有对他骂出口,可我在心里已经骂他很多遍了。他的话让我加倍的看不起他,对他站在我的家里都认为他是对我的侮辱。

他的话说出口后,他顿了顿,然后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一包“大前门”的烟。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摸出一盒火柴把叼在嘴里的烟点了起来。他吸了一口烟后说道,不知道卫生嫌弃不嫌弃牛拉雪橇难看,假如不嫌弃牛拉雪橇难看,我倒可以把他们送到镇上去乘车。

我听了他后面说的话后,就似乎一个即将沉入水底的落水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我的眼睛急速就亮了,忙说道,不嫌弃,不嫌弃,只要可以走,什么样的对象都可以。

当我和我女同伙乘坐张三的牛拉雪橇到了镇上之后,才知道镇上到县城的这条路上的雪根本就没有人扫过,路上就似乎被一层半米多厚的白色棉被盖着一样。我看着这条独一通向县城的公路绝望时,又听到张三说了一句:好了,不要犹豫了,再犹豫我到天黑就赶不回来了,我送你们到县城!

县城到镇上有一百几十里路,用我们到镇上花去的时间和里程计算,我们到县城大约需要花上六个小时阁下。我和我女同伙都不好意思再让他送我们到县城了,因为他送我们到县城后,他回来时,天应该早就黑了。再说了,不要说这么深的雪了,就是没有这么深的雪,牛一会儿跑这么多路牛也吃不消。可他照样劝我和我的女同伙快速地坐上了他自己做的雪橇。他的一声吆喝,老牛拉着雪橇向县城的偏向吃力地走着。

快要到县城的时刻,我们远远就看到前面路上的积雪已经被扫清干净了,已经有等着经商的三轮摩托车等在那里等生意了。可就在我们前面不远处大约几百米的样子,那里聚集了很多的人。似乎那些聚集在那里的人他们都在看热闹。当我们赶到那里时,我看到一个大约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站在一个瘫坐在地上的老头的身边哭着。老头正在央求他周围的人,让他们帮他送他到病院,或者帮他给他的家里人送个信,就说他的腿被车子撞坏了,不能走了,要他家里人抬他回去。 可任凭老头求了周围人半天,也没有一小我说要帮他,更不用说有人自告奋勇地要帮他们爷孙俩了。

假如我和我女同伙不是因为急着要去单位,我们或许会帮他们爷孙俩的。我和我女同伙和张三三小我在旁边看了看,我真的想说,你们谁有空就帮帮他们爷孙俩吧,可我想说的话又没有说出口。因为我自己又帮不了他们爷孙俩,我说了后反而会引起别人说我没有爱心还假装大好人,所以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得出口。正在这时,我的衣服被张三拉了几下,他把我拉到人群外面对我说,你们自己去车站吧,我想把这个大爷送到病院。

我听了张三的话,我还在愣着,他已经抱起大爷上了他的雪橇。牛是不允许拉着雪橇在城市里的途径上行驶的,假如警观察到了是要罚款的,可他什么也不顾及了,他坐着雪橇甩了一下他手中的牛鞭子,带着那爷孙俩一路向县病院飞奔。我和我女同伙又叫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向车站开去。

我和我女同伙到了车站后,我问了问车站的售票员,售票员告诉我说,车站晚上有一班到我单位那个城市的长途车。我看离开车的时间还很长,要有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我就去县病院看了看。那爷孙俩已经住在了病房里,而我却没有看到张三,后来我问了那爷孙俩。老头说,张三已经去他们家找他们的家人了,牛栓在病院的一块旷地上,典质在病院,这才能让他住在病院里先用药。

我到病院后又等了大约一两个小时,照样没有见到张三回到病院。我怕我女同伙担心,我又怕耽搁了我们上车去单位的时间,所以我等不到张三回到病院我就离开了。

后来我听我父亲告诉我说,张三第二天六点多钟,天刚刚要亮的时刻才赶到家的,他到家后向我父亲报了个安然就回去歇息了。 就因为这一两件事,从此今后,我就再也不看不起张三了,我和他真的成为了同伙。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0-2022 炸金花网络游戏 版权所有